风月大陆 第三章 玉人天音      
从天魔圣剑上飞散的火焰点燃了各处的枯枝断木,就像是一下子点燃的无数个火把,在夜风的吹拂之下,原本昏暗的庭院,光线变得忽明忽暗,整个气氛显得十分诡异迷幻。   庭院的正中,叶天龙昂然而立,手中的天魔圣剑向前指着,剑上的烈焰更是跃跃欲试。他的视线缓缓从眼前的两个人身上扫过,那种睥睨天下的霸气从他的眼神之中流出,这一刻,他几乎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   死里逃生的暗风站在庭院的一角,鲜血从他胸口的那一道伤口中缓缓流下来,濡湿了他身上的衣衫。暗风根本没有顾及这些,他手中的细剑终于再度向叶天龙举起,虽然握剑的手还在颤抖,但他的眼神中已经多了一份坚定和强横。   从天魔圣剑的出现,到逃出叶天龙的一击,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暗风已经是在生死关口上走了一次,他的心境也有了新的变化。虽然天魔圣剑在他心中的压力和阴影依然存在,可是他已经觉悟到,自己既然选择了现在的道路,那么也只有咬牙走下去。   而在庭院的墙头上,一个身穿雪白的衣衫,拥有一头及腰银髮的俊美男人则是在用一种相当陌生和怪异的眼神望着叶天龙。他的双手都套在一副黑色绣银线的手套之中,从银线上不时散发出丝丝奇异的光芒。一身纯白的他和那黑色手套,看起来那么的诡异,却是那么的协调。   「白飞虎,是你,好久不见。」叶天龙的瞳孔微微收缩,无边的杀气从他的身上向白飞虎涌去。既然出手帮助自己的敌人,那就不是自己的朋友,叶天龙心中的念头简单而可怕,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种想法是什么时候开始在自己的心中扎根的?   受到叶天龙这样的沉声问候,白飞虎从墙头飞身跃下来,飘身到了神情複杂的暗风身边。他脸上看似平静的神情难以掩饰其中的戒备和酸涩,望着叶天龙淡淡的说道:「叶天龙大人,你好威风啊。」   「竟敢出手帮助暗风?」叶天龙狠狠的盯着白飞虎。「你好大的胆子!」   「出手帮助?」白飞虎微微摇头,「我现在和暗风大人是伙伴,也是战友。」   听到白飞虎这样的话,暗风感激的望了一眼身边的银髮男人,气势一沉,和白飞虎并肩而立。   「好,那就来吧,你和暗风一起上!」叶天龙上前一步,手中的天魔圣剑斜向上指,炽烈的火焰已经先一步朝暗风和白飞虎两个人飞射过去。   「你认为你一个人,就可以和我们两个人交手吗?」   白飞虎的双手在胸前交叉成十字形,顿时一团银光从手套上爆出,将天魔圣剑发出的烈焰挡在了前面三尺之外。橘红色的火焰,银色的光幕,在三个人的中间形成了一道奇异瑰丽的风景。   站在白飞虎身边的暗风,则是身形微弓,整个人有如一道绷紧的弦,平举在胸前的细剑,便是这弦上的利矢。为了催动这剑上的暗黑之剑气,他甚至用自己的鲜血来引发。   随着一口满含凶厉之气的鲜血喷在剑身,受到主人精血浇灌的细剑终于爆出了黑色的剑气,甚至连剑身也变得朦胧难见。   「手下败将而已。」叶天龙傲然望了暗风一眼,但暗风并没有丝毫的动气,可见其心神精气,俱已投入到手中的细剑之中,除了即将发动的攻击之外,暗风的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   白飞虎一咬牙,双手缓缓向前推出,空中那道银色的光幕也随之慢慢向叶天龙的方向移动。   「我知道叶天龙大人现在的功力已经大有进展,但有时候,信心并不一定就会给人带来胜利的。」白飞虎的脸色肃穆,不断给叶天龙施加心理上的压力。「你如果真的接得下我们两个人联手的一击,法斯特第一高手,就非你莫属。」   叶天龙仰天哈哈一笑,信心强大的说道:「你们可以试试看,你们能够不能够接得下我这一剑!」   说罢,叶天龙的眼中精光大盛,身上的杀气犹如裂岸的狂涛,袭向七尺外的暗风和白飞虎。天魔圣剑上的烈焰也转为白炽,里面的黑色剑身也在不断的向外扩张伸展,其状极为骇人。   白飞虎的眼神一凛,双手缓缓往前探,脸部的肌肉显出了明显的线条,因为他清楚,下面的接触,将会是一次石破天惊的搏杀。白飞虎身边的暗风更是将整个身形往前倾斜,和地面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前冲角度,手中的细剑更是出现不规则的颤抖和鸣叫。   一场生死决斗,就要开始。   一丝幽幽的琴声突然从天宇飘下来,一丝一缕,一线一毫,虽然是微不可闻,却偏偏传入了三个全神贯注的男人耳朵里面,而且最为巧妙的是,这琴声居然和他们的呼吸节奏极为吻合,每一个颤音的转折之处,都刚好是呼吸的间隙,令人无法摆脱琴声的干扰。   起先的感觉好像是他们的呼吸在引导着琴声往前走,但渐渐的,这琴声开始反客为主,引导着他们的呼吸,带领着他们的呼吸节奏,令人欲罢不能。   白飞虎的脸上最先出现了古怪的神色,接着叶天龙也不得不将自己的心神放鬆下来,因为在琴声的引导下,他无法真正全力集中精神。而且随着这美妙绝伦的琴声不断传入他的耳朵里,使得他的心灵里面引起了一种愉悦的共鸣。   在这种充满活力,生机勃勃的琴声中,三个人之间的杀气立刻被沖淡,甚至于空气中原先的火药味,也被这春天的气息所取代。百鸟争鸣,百花齐放,琴声在三个人的眼前描绘了一幅人间的仙境。   这样一来,就算是他们再有十二分的力量,也不能够发挥出五分来。   不过,相对于叶天龙和白飞虎两个人,暗风却是最为可怜,因为琴声带领着他的呼吸和心跳,将他原本的气息都打乱了。本来就是强行提起的力量,一下子被打回原形,在他的身上形成反冲。   一声闷哼,再也无法坚持下去的暗风终于软软的跌倒在地上。除了嘴角缓缓流出的血丝外,胸口那道伤口处又再度溢出鲜血。   白飞虎暗暗歎息了一声,俯身运气传入暗风的体内,帮助暗风止住血后,抬起头来,望着琴声的来源处,苦笑道:「如姐,你又在作弄我了。」   即使白飞虎他没有说,叶天龙也已经明白到,琴声的主人就是月如。也只有这个颠倒众生的绝代佳人,才会演奏出如此美妙绝伦的琴声来。只是他不明白,月如为何会找到了这个地方?   看来,这个歌舞大家除了一副艳丽绝世的娇颜和丰腴迷人的胴体之外,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神秘地方。   弓鞋轻盈的踏步声中,一袭白衣的月如出现在庭院的入口处,半月形的秀髮紧紧贴在皎洁的额头上,双手抱琴在怀,绝世的娇颜上泛起一丝令人难忘的微笑。   「这么好的时光,这么好的地点,你们怎么会打打杀杀的呢?」   叶天龙收回了天魔圣剑,长笑一声,道:「如姬小姐,你说错了。」   「哦,我怎么说错了?」月如的娇颜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疑惑之色,恍若晨星的一双美眸投在叶天龙的身上,顿时让这个男人心中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稍微定了定神,叶天龙不禁在心中大呼厉害,这个绝代的美人看似不经意的举手投足,无不具有了迷惑人心,令人神魂颠倒的无穷魅力,这样的女人,除了天生的媚骨之外,后天的技巧已经是达到了不着痕迹的无上程度。   「是他们在围攻我一个人而已,如姬小姐怎么可以颠倒是非呢?」   看着叶天龙嬉皮笑脸的模样,月如那双流波四射的美眸中掠过一丝讶色。眼前这个男人的气质转变之快,实在有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感觉。像叶天龙现在这种登徒子般的笑容,根本让人无法和先前那个气吞山河,霸气盖世的他相联繫。   「当什么时候,你这种浪子气质完全消失了,那才是你真正展开霸业的时刻。」   虽然心中有着这样的想法,但月如在心中却觉得现在的叶天龙更能够引起自己的兴趣,因为叶天龙身上所表现出来的複杂性,是她在别的男人身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两个打一个,那姐姐就要打抱不平,帮助小龙儿了。」   巧笑倩兮,月如的眼波轻转,叶天龙固然心神难定,白飞虎更是招架不住,他哭笑不得的望着月如,道:「如姐,小弟一切都是听你的吩咐,现在为何……」   一听此话,叶天龙的心中更是大为迷惑,月如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那就去好好的做事吧。」月如微笑着点头,「努力实现自己的诺言,姐姐还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是。如姐,我们后会有期。」白飞虎一抱拳,连个场面话都不和叶天龙说,一把将暗风背在身上,飞身离去了。   随着白飞虎和暗风的消失,庭院里面只剩下了叶天龙和月如两个人,但叶天龙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那些尚未燃烧完全的枯枝,在火焰中发出劈里啪啦的响声,看着月如。   在变幻不定的火光下,月如那绝世的娇颜,更是增添了数分的动人之色,叶天龙不禁一时看得有些癡了。   「你是不是觉得非常奇怪?」等了一会儿,见到叶天龙依然没有出声,月如不禁轻轻的问道。   「奇怪?」叶天龙微笑着说道:「你本来就是一个神秘的美女,所以,在你身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   颇为惊讶的连看了叶天龙数眼之后,月如的眼波流动,嫣然笑道:「和你说话真的是好轻鬆啊!」   话音未落,叶天龙突然纵身跃到月如的跟前,冷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啊!……」月如低低的轻呼了一声,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娇躯后仰,往后退了一小步,同时还不忘记用手轻轻拍打着自己那高耸丰挺,诱人之极的酥胸。   「吓死我了,难道你和女人说话,都是这么可怕的吗?」   低头看着月如柳眉轻颦的娇媚模样,叶天龙毫不迟疑的说道:「不要再装模作样了,你既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了。」   月如不禁微微一笑,恍若百花齐放,露出了一弯洁白如珍珠的编贝。和叶天龙对视了一阵之后,她突然轻轻一咬自己的娇艳樱唇,伸出一只绵软小手,牵扯着叶天龙的衣衫,柔声说道:「可以陪我走走吗?」   叶天龙呆了一下,老实说,他现在已经有一种难以招架的感觉了。在这短短的几句话里面,双方各自都是奇兵连出,施尽手段使得对手就範。但月如的轻嗔软语之间,就把叶天龙的攻击尽数化解,而她又利用自己天生最大的武器,把叶天龙的心神打得七零八落。   面对这样一个绝色美女的如花笑靥和柔声妙语,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得不化为绕指柔。叶天龙也只有乖乖的跟着月如走到庭院的内里。   穿过一个园门,有一片半乾涸的小湖,上面漂浮着一些杂乱的水草,一条长廊越过了小湖,在尽头处,是一个雅致的小亭。   望着站在湖边的月如,叶天龙的心也像这小湖里面的水草,杂乱无章。他实在分不清眼前这个美女到底是敌是友,虽然叶天龙和月如仅仅是见过几次面,但她留给叶天龙的疑问却是远远超过了其他人。   「今天,尤那亚找到我。」背对着叶天龙,月如轻轻的说道。   「什么?」叶天龙的心神微微一震,尤那亚他还在艾司尼亚吗?   「他虽然没有明白的说出来,但我知道他在怀疑我的手下有你的人潜伏。他一直在试探我,是不是知道你的下落。」   月如的话语让叶天龙冒出一身的冷汗。只要尤那亚一确定情况,便会下令搜查月如的歌舞团,这样一来,无忧宫中的玉珠、倩公主、宁素女以及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情况就十分危险了。   「虽然我用语言把他打发走了,但我看他们会很快採取行动了,你们能够藏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说到这里,月如一下子转过身来,望着叶天龙,眼神中有着一丝的担忧。   「特别是今天晚上又这样闹了一场,他们一定会更加注意这边的情况,我真的为你们担心啊!」   「不行,马上要转移。」叶天龙几乎是脱口而出,可是离开无忧宫的话,他们能够到什么地方去呢?特别是现在的艾司尼亚,到处都是敌人的兵马,她们这样的目标实在太明显了。   再想到还在治疗之中的宁素女,叶天龙更是感到自己心乱如麻,他知道这种事情是不能拖延的,但如果说尤那亚在艾司尼亚的话,他一定会很快便有所行动的。   而且他担心的是,现在要转移的话,倩公主所要求的条件就达不到了,还可能会给倩公主和宁素女两个人都造成伤害。   「要化解目前的危机,只有把被动的局面变为主动……」看到叶天龙的脸色阴晴不定的样子,月如暗暗一笑,意味深长的点道。   「化被动为主动?……」叶天龙的心神微微一震,突然眼睛大亮。   「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事情?」   「相信我,我对你并没有坏处。而且我会尽力帮助你的。」面对叶天龙声色俱厉的问题,月如轻鬆嫣然一笑,不慌不忙的回答。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助我呢?这对你来说,根本就没有好处啊!」叶天龙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喜欢。」月如的回答有些蛮不讲理,但叶天龙也不得不承认,有些女人就是会有一种不可理喻的天性,所以,他也没有再询问下去。因为现在对于叶天龙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化解马上要来的一场危机。   「希望你以后的喜欢,不要给我带来麻烦。」嘀咕了一声,叶天龙也知道自己一时无法拿眼前这个娇媚的女人怎么办?难道他真的要把月如抓起来,然后严刑逼供吗?而且说一句老实话,叶天龙对于月如还真的不知底细,他能不能够击败月如,都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从刚才的表现来看,月如的实力是绝对不容忽视的。   「你等一下。」看到叶天龙起身想离开,月如连忙出声叫住他。   「怎么,这就要走吗?我刚刚救了你,又告诉你这些情报,居然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真是一点骑士的风度都没有!」   一听此话,叶天龙不禁有些啼笑皆非,苦笑着说道:「大姐啊,你还要我怎么办啊?」   「呵呵,叫我姐姐就可以了。现在听姐姐给你演奏一曲天音,放鬆放鬆。」   月如笑靥是如此的妩媚诱人,让叶天龙的心有一阵的摇动,不过,想起在无忧宫中的玉珠她们,叶天龙还是婉言谢绝了。   「你的天音,还是下次找一个好的环境,我再洗耳恭听吧!现在这样的地方,实在不配你的天音。」   听叶天龙这样说,月如满意的点头,娇笑道:「既然这样说,那你自己记住,下次要好好听姐姐的天音哦。」   「是,是。」叶天龙正想再度起身,不料月如又突然出声道:「有一个关于尤那亚的情报,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告诉你……」   叶天龙呆了一下,连忙说道:「当然,当然要告诉我了。」   「不过,如果我把这情报告诉你的话,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月如媚笑着,让叶天龙感觉自己就像是落入虎口的羊羔。   「你先说是什么条件?」叶天龙决定要权衡一下,虽然他实在很想知道关于尤那亚的情报,但如果要他付出太大的代价,那他还是不会干的。   「很简单,以后如果不是我自己愿意说出来,不许你再调查或者询问有关我自己的本身事情。」   「这是什么条件啊?」叶天龙忍不住怪叫了一声,「你还怕这个?」   「当然,因为你这个家伙有了晨月小妮子的手下人帮忙,我有些担心。」   月如一本正经的望着叶天龙,一只小手轻轻的在琴上拨弄着。虽然清幽舒缓的音乐在空间流动,但叶天龙却是感到一阵紧张。   「还有,你那个什么天龙秘谍,最近招募了不少的人才,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实在是太厉害了,叶天龙无法相信,此刻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绝色丽姝,居然会知道自己这么多的事情,就连叶天龙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天龙秘谍最近的一些行动和措施,但月如居然会了解的如此清楚,他已经说不话来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在姐姐家一天的豔遇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