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淫梦 第六章 密室里的泥鳅地狱      
「你害我变成跛脚,我可要好好的报复。」   镰田在兇恶的面孔上露出凶狠的笑容说。   三岛从冰箱里拿出两个罐装啤酒,其中一个交给镰田,镰田一口气喝光。   「好香,面对着猎物喝着啤酒最香了!」   看着眼里露出怨恨光泽的裕子,镰田用手背擦拭着嘴角的啤酒沫。   裕子是穿着白色制服,双手被绑在身后倒在地毯上。裕子被带来的公寓房间是她从来没有看过的有奇妙设备,在二房一厅的约五坪客厅有铁管架,中间吊着有滑车,滑车离地面约一公尺左右。有虐待狂嗜好的三岛兼做牛郎,从有钱的老太婆那里赚来钱装潢这里;除此以外,还有拘束器到浣肠器一切工具都齐全。过去也有带过几个女人来过这个房间,可是像裕子这样的绝色美女还是第一次。   「不愧我费尽心思设备这个房间……」三岛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有强烈的期待感,兴奋的看着绑起来的裕子,从剪断的制服里露出丰满的大腿,露出到大腿根。   「求求你,放了我……让我去医院上班。」   双手被绑在后面的裕子对镰田哀求。   虽然已经被拐到这里来,但还是不忘医院的工作。本来就缺护士,现在大家一定很紧张。   「想要告诉那个叫岛村的家伙吗?」   镰田迎过来把裕子胸前的拉链拉开,把剩余的啤酒到进乳沟里。   「啊!」   冰凉的啤酒流到肚子,裕子忍不住尖叫。   「有一天会让你回去,但暂时是不可能的了。」   镰田慢慢的抚摸裕子乳房。   「不要……不要……」裕子扭动身体对自己绝望的立场感到伤心,就是想请岛村帮忙也没有人知道她被关在什么地方,原以为难得恢复平安的护士生活,没想到又会落在这些兇恶男人的魔掌里……只因为一次不小心,这个伤口不断扩大,将要落入地狱般的痛苦里。   「怎么样料理她呢?」   三岛把喝光的啤酒空罐在手里捏扁。   「这个嘛……首先需要把这个傲慢的个性修理一下。」   「这个就交给我办吧。」   三岛好像迫不及待的从墙上拿来麻绳。   「护士小姐,现在要给你尝尝到天国的滋味,你要老实一点。」   不管裕子露出恐惧的表情。先解开绑在背后的手,再把双手放在前面绑在一起,然后把裕子推倒仰卧,把美丽的双腿用麻绳捆在一起。   「不要这样,饶了我吧……」「女人说不要,其实就是要。」   三岛一面说,一面把裕子的手脚用另外一条绳子绑在一起,现在的裕子就像捕获的野兽,四脚在胸前绑在一起。三岛哗啦哗啦的把滑车拉下来,用滑车上的铁钩钩住裕子手脚上的绳子。随着三岛拉铁链的动作,滑车慢慢上升,穿白色制服的裕子身体也慢慢离开地毯。   「不要!我怕……放下我吧!」   裕子大声呼叫,自己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四肢的一点上,觉得快要断裂。而且身体离开地毯产生强烈的恐惧感。可是三岛脸上带着笑容拉起吊绳,三十公分、四十公分、五十公分……裕子像被捕捉的狐狸般吊在半空中,距离地毯约一公尺高的地方裕子的身体才停止。   「我去準备浣肠,在这段时间里,请老大痛痛快快的玩吧!」   三岛满脸笑容的说完就走开。   「不要!不能那样!」   裕子听到浣肠,绝望感也更加强烈,忍不住尖叫。   因为她是护士,对浣肠的效果可以说非常了解,明知没有用,但还是忍不住猛烈摇头。   「像你这样的美女拉尿的模样,不是轻易能看到的,一定很有趣。」   镰田手里拿着发出黑光的电动假阳具来到裕子的身后,俗称「印地安人」的电动假阳具,是龟头的部份模仿印地安人的头部,另外还有专门刺激阴核的突出部份。镰田来到裕子的背后时,立刻就看到丰满的臀部以及大腿根的淫秽情景。   「任何美女,变成这种样子就完了。」   打开电动假阳具的开关,印地安人的头就开始扭动,镰田把假阳具压在裕子的乳房,从乳房的下面慢慢向山顶滑去,这时候看到粉红色的顶端慢慢凸出。   「啊……不能在那里……」震动的假阳具碰到乳头时,裕子的情形改变,嘴里虽然还大声叫不要,可是上半身好像忍不住的扭动,皱起美丽的眉毛。在车里彻底受到爱抚的肉体,全身的性感带完全开放,对很小的刺激也会作出反应。   「嘿嘿嘿,你的性感度越来越好,和第一次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镰田手里的假阳具向下移动,在三角形的啡色地带下,有颜色鲜明的洞口,这里已经形成半开状,露出里面複杂的构造。   「好像不需要涂上润滑油了。」   用印地安人的头在肉缝上摩擦。   「啊……」裕子的大腿根内侧开始痉挛,同时扭动圆润的屁股。   「不要这样……求求你,放下我吧……」镰田脸上露出冷笑,把印地安人的头压在肉缝上,头部立刻陷入阴唇里。   「哎呀……不要……」裕子吊在半空中的身体向后仰,头向后垂下,露出雪白的喉咙。假阳具慢慢深入,同时对肉缝上端的阴核也发生微妙的震动。   「这样很舒服吧?」   镰田用左手操纵假阳具,右手轻轻抚摸乳房。   「啊……」裕子逐渐产生迫不及待的感觉,忍不住扭动屁股。   「好像性感很强烈的样子,就这样让她洩出吧……」不知何时来到身边的三岛说。手里拿着注射用的浣肠器,发出淫邪的光亮。   「不,先把这个东西插进去再说。」   镰田把20公分的假阳具深深插入后,用胶带在上面贴住。   「现在看你的了!」   三岛点点头,从脸盆里的肥皂水吸满300cc的注射器,然后到吊在半空中裕子的身后。在阴道里固定的假阳具,发出低沉的马达声音不停震动,下面的屁股眼也微微蠕动。   「嘿嘿嘿,那种样子好像在等待浣肠。」   三岛把玻璃制的管嘴压在肛门上,冰凉的感觉使屁股眼更加的缩紧。   「不要!我什么都答应,就是不要这样子……」但就在这剎那,玻璃管进入了肛门里。   「啊……」裕子的头向后垂下,呼吸更急促。   「现在已经进去了,你如果乱动就会断裂,屁股的洞会受伤。」   冰凉的液体进入体内,裕子咬紧牙关,但还是忍不住。三岛高兴的看着裕子的模样,把300cc的液体完全注入后,才慢慢把管嘴拔出来。为防止液体溢出,塞入黑色的肛门塞,胶塞随着肛门的蠕动微微摇摆。   「啊……难过啊……」裕子皱起眉毛,也听到肚子里发出咕噜声音。   「还不要拉出来,这样也许能多忍耐一些。」   三岛一面说,一面把电动假阳具的开关放到最强的位置上。   「不要!不能动啊!」   裕子用悲痛的声音诉苦。   电动假阳具不停的振动扭动,毫不留情地刺激敏感的肉洞。   「不要这样……」裕子的抗拒一点用也没有,从下腹部传来使理性麻痺的快感。抽插假阳具时,带出白色的黏黏蜜汁,流过会阴部到达有胶塞的肛门上发出光泽。今天一天就洩过多次的肉洞,好像习惯的缠住假阳具,享受快感。   「啊……唔……」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使得裕子的下腹部紧张,可是毫无前兆的出现猛烈的便意。   「啊……」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叫,同时有强烈的排便慾望。   裕子拚命的缩紧肛门忍耐,可是排便的慾望愈来愈强烈。   「求求你……让我去厕所吧……」裕子拚命的哀求。   捆绑四肢的麻绳陷入手脚的肉里,裕子还必须忍受这样的痛苦;可是,下腹部的痛苦远超过手脚的麻痺感,不停颤抖的丰满屁股,流出油脂般的汗水。   「饶了我吧……我什么都答应……」从雪白的颈部到乳房都有一层油脂,电动假阳具毫不留情地在肉洞里扭动。   「受不了了……让我去厕所吧……」裕子开始像幼儿似的尖叫。   「受不了了……要出来了……难过啊……」美丽的护士不停的哭叫︰「让我去厕所吧……」三岛知道时间是差不多了,拿来20公斤装的塑胶袋,对正在裕子的屁股洞上。   「这就是你的马桶,是透明的,所以能看到你拉出来的东西。」   「太过分了……羞死我了……」裕子像野兽般的吊在那里流着眼泪,强烈的便意一波一波的袭击。   「不行了……要出来了……不要看……不能看啊……」雪白的屁股上下振动,下腹度猛烈挺起后,四肢便僵硬。在这同时,塞在肛门里的胶塞弹出来。   「喔……」裕子大叫一声,拚命扭动屁股。茶褐色的激流打在塑胶袋上发出很大的声音,裕子就是拚命缩紧肛门也无法阻止洪流。   「真有趣……」镰田瞪大眼睛看。   「太残酷了,这种样子还不如被强姦的好……」裕子一面扭动屁股一面在心里喊叫,强烈的羞辱感使裕子快要昏迷,虽然是很短的时间,但觉得特别长久。   排泄结束后,裕子还像幼儿一样哭泣。   「啊!好臭。没有想到你肚子里有这样髒的东西;鼻子都快要扭曲了。」   三岛用熟练的动作拿胶带封住塑胶袋口。   「这种髒东西,你要干什么?」   三岛用签字笔在塑胶袋上写裕子的名字和今天的时间。   「保存下来做纪念。」   「真受不了你。」   镰田从冰箱里拿出啤酒,坐在房角的沙发上,欣赏昏迷状态的裕子。像野兽一样吊起在半空中的白衣天使,好像放弃一切的软绵绵地一动也不动,露出雪白的喉头,随着下垂的头,美丽的黑髮也垂下去。   看到落在自己手上的美丽猎物,镰田发出得意的微笑。   「我的手……快要断了……」裕子有气无力的诉苦。   镰田向三岛看一眼,问他怎么办。   「放下来以前,先干一次吧!」   三岛说完之后,就走到裕子的后面,拔出假阳具,从蕾丝窗帘射进的阳光,正好照裕子的下体上。三岛脱去上衣,意外的有强韧的肌肉,在从裤子里拔出勃起的肉棒,把口水涂在手指上,然后涂在裕子的肛门上。   「不要在那里……」裕子知道三岛的企图,用软弱的声音哀求。   「经过浣肠,洞口好像鬆弛多了!」   因为浣肠的关係,肛门口的肉环向外翻出,三岛把龟头对正肛门上,裕子无法抵抗,只有软绵绵的摇头,溢出油脂的雪白屁股还在蠕动。三岛配合裕子的呼吸,趁肛门鬆弛的剎那,用力顶入龟头,除洞口有一点紧以外,里面是很容易插入肉棒的。   「啊……」裕子感到火热般的疼痛。   「裂开了……」强烈的压迫感从腹部传到喉咙,裕子用力挣扎。   「没想到还剩下这样大的力量。」   三岛好像很欣赏她这样的反应,慢慢开始抽插肉棒。括约肌的力量几乎要把肉棒的根部夹断;这种强过肉洞数倍的力量,使三岛感到无比的舒服。用力挺入时,裕子的身体像鞦韆一样摇动。   裕子快要昏迷。   「唔……」镰田好像也忍不住的站起来,来到裕子的头前露出巨大的肉棒。   裕子的头是垂下的,这时候镰田强迫她张开嘴,把巨大的肉棒强行插入。裕子已经无力抗拒,不得不把肉棒含在嘴里。镰田配合三岛的动作,在裕子的嘴里抽插肉棒。前后同时受到攻击,裕子几乎不能呼吸,眼睛不停眨动,鼻孔也一张一合的呼吸。   「让她洩了吧。」   二个人好像有默契的攻击白衣天使,玩弄从包皮凸出的阴核和勃起的乳头。   裕子被折磨到发不出声音的程度,自尊心也完全粉碎,可是还能感觉出身体对男人的玩弄有反应,完全是本能从肉体的深处引起快感。在不能喘气和呻吟的情形下,裕子的快感逐渐升高。   「这就是女人的身体……」二个男人的动作突然变得急促,裕子好像配合那个动作使自己的神经紧张,在这剎那在前后感到火热的喷射。   「唔……」裕子好像从肚子里挤出来的发出哼声,然后洩了。   在无底的黑暗中,不断的有火花爆炸;在强烈的高潮漩涡中,她感受到舒畅的屈服的喜悦。   这一天,裕子得不到足够的食物。受到二个男人彻底的凌辱,肉棒插入阴道和肛门里,全身受到蹂躏,裕子不只一次不顾一切发出达到高潮的欢喜声音。男人们似乎不会疲倦,就在裕子的眼前吃血淋林的牛排,大口喝着强精剂,然后不停的玩弄裕子的肉体。   在罂粟花和淫臭的味道中,裕子任由二个男人姦淫,头脑里已经空空的,只有肉体本能的接受男人。   这二个男人放开裕子是凌晨一点钟,裕子在地毯上像死人一般的昏睡,双手绑在身后,脖子上套着狗环,铁链固定在铁管上。   第二天早晨,又经过二个男人的姦淫才给他吃东西,但过后等待裕子的是更大的痛苦。   「和医院联络,叫小泉宏美!」   镰田吃完饭后说。   「叫她,是来这里吗?」   「没有错。」   「叫宏美来这里做什么?」   「这还要问吗?要和你一样的,好好的爱她呀。」   「不,我绝不肯做那种事。」   裕子断然的说。   她想,我自己的事也就算了,造成这样的后果都是自己引起的。宏美没有任何责任,把宏美叫来这种可怕的地方,就是打死我也做不到……如今变成他们性慾的奴隶,裕子已经準备放弃护士的工作,但至少希望宏美能过现在的平静生活,那就不能再把宏美捲进这个漩涡里,不管她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不愧是同性恋姐妹,表现美丽的友情,真叫人感动。」   镰田用嘲讽的口吻说完之后,对三岛传出询问的表情。   「这样就只有动用拷问了。」   三岛苦笑后,在镰田的耳边说几句话,镰田的脸上立刻出现笑容︰「妙极了!」   两人躲在旁边商量。   「那么,拜託你了。」   三岛换上衣服走出公寓。   裕子疑心疑鬼的状态看着留在房里的镰田,镰田把裕子带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在浴缸里放水,然后把裕子的衣服剥光。   「干什么……」裕子不安的问。   「他回来就知道了,我们二个先痛快一下吧。」   镰田说完之后自己也脱光衣服,重新把裕子的手绑好,胸部也用绳子捆绑,使得乳房特别隆起。   「好大的乳房真想吃两口。」   镰田一面看裕子的裸体,一面打开莲蓬头的开关,立刻有温水淋下。   「你的运气也太坏了,会遇到三岛这种人,他是个变态。不过放心,我会爱你的。」   镰田表示自己是好人一样,把水喷在裕子的身上,从脖子到乳房,再到下腹部,水从S型的身体留下去。这时候把裕子推到瓷砖墙上,抬起她的一条腿,用热水向大腿根喷射「啊……不要……啊……」嘴里虽然这样说,但裕子好像迫不及待的在瓷砖墙上摩擦屁股。   不知何时开始,她的身体已经习惯了镰田的行为。真不敢相信一个月前对男人还有冷感症,可是如果照现在这样下去,会变成镰田的性奴隶,在内心的角落里,也有肯定这种情形的存在。   镰田看到裕子已经兴奋,放下蓬头,继续抬高裕子的一条腿,把肉棒插入湿润的肉洞里。用力抽插时,裕子把身体靠过来,镰田抓住湿淋淋的乳房用手指揉搓乳头,裕子发出很有感情的欢喜声,配合镰田的节奏扭动屁股。   「我是淫乱的女人……太淫乱。」   「你也变成好色的女人了。」   镰田的话深深刺入裕子的心里。   没多久,三岛提二个很大的水桶回来。   「真的拿来了,有好看的了。」   镰田眼睛立刻冒出闪烁的光泽。   「费好大力呢,价钱又贵而且又重。」   三岛把二个水桶放在浴室,喘了一口气。   裕子向水桶里看一眼,吓得汗毛直竖,因为看到水里有很多泥鳅挤在一起蠕动,可能有数百条泥鳅,露出黑色的斑点和灰色肚子挤在一起。   「用这个……干什么……」裕子的表情充满不安感。   三岛的眼睛露出狂人的光泽︰「这些东西要和你一起洗澡,但用的是冷水。泥鳅是怕冷的,想要钻入比较温暖的地方,而且泥鳅有钻洞的习性,在你的下半身就有一个、可能是两个适合钻进去的洞。」   裕子听到三岛的话,脸色立刻变苍白。   三岛看到她的情形又补充说︰「你可知道泥鳅属于肉食性类吗?钻入阴道以后,说不定会咬到里面最重要的部份,或许还会进入子宫里。」   过度惊吓的裕子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有失去血色的嘴唇还在颤抖。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趁泥鳅还有精神的时候。」   镰田立刻把裕子的双腿分成直角状态绑在竹竿上,轻轻抱起裕子的身体,放入浴缸里,水达到胸部以上。   「不要!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裕子疯狂般的悲叫。   可是双手绑在身后,双脚也被固定的现在,就好像没有穿衣服的娃娃一样一动也不能动。三岛把买来的冰块放入浴缸里,裕子立刻感到温度下降。   「你还不想打电话吗?不过事到如今,这件事情是非做不可。这一切都是你不好,主张什么正义。」   「野兽,你们不是人!」   裕子瞪大美丽的眼睛瞪三岛。   「要开始了……」三岛提起水桶放在浴缸边缘。   「不要,饶了我吧!我什么都答应,不要这样……」就在这剎那,黑色的一群泥鳅到入浴缸里。   「啊……救命啊……」使不能自由活动的身体痉挛,裕子拚命摇头惨叫。   第二桶泥鳅也倒进去,几百只泥鳅从窄小的地方获得解放,开始在宽大的浴缸里扭动身体游动。约有五公分长的泥鳅,有的把头升到水表面上吸口气又钻进水里,有的在水里纠缠雪白的裸体。   「哎呀……不要……」黏黏的泥鳅在身上滑动的可怕感觉,使裕子发出惨叫声。   有无数的泥鳅在葡萄般的乳头上用嘴碰一碰,本来散开的泥鳅现在慢慢开始向下腹部集中,大概把水中漂福的阴毛误以为是海草,有一百只以上的泥鳅集中在那里蠕动;还有一大群在大腿根四周,激动时和阴唇发生摩擦。   「啊……救命啊……哎呀……」裕子陷入恐慌状态,疯狂的求救。   「差不多该钻进肉洞里了,一旦钻进去,以后就不容易出来。」   三岛面带冷笑。   如今有大群的泥鳅向下体的前后洞集中,黏黏的东西在大腿根不停的游动,头部顶在洞口想要钻进去。   「嘿嘿嘿,差不多该愿意和宏美联络了吧……怎么样?」   听到镰田的声音,裕子猛点头。   「这样我还不懂,要清楚的说出来。」   「啊……我联络!哎呀!进来了!」   「要发誓做我们的奴隶!」   「我是奴隶!你们两个人的奴隶……啊!进来了!救命啊……唔……」裕子昏迷过去。   镰田急忙拉起裕子,放在地上躺下。从肉洞里爬出一条泥鳅,露出灰白色的肚子在地上扭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农妇性交欢
评论加载中..